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大唐荣耀2》独孤靖瑶病死被追封为后《大唐荣

作者:亚洲城登录    更新时间:2020-08-01 15:13

  原标题:《大唐荣耀2》独孤靖瑶病死被追封为后 《大唐荣耀2》大结局及分集剧情

  电视剧《大唐荣耀2》最新剧情,独孤靖瑶为了得到李俶,逼迫沈珍珠让出正妃之位,沈珍珠与李俶和离远走后,独孤靖瑶真的能得到李俶的爱吗?《大唐荣耀2》独孤靖瑶结局曝光,病死后被追封为后。《大唐荣耀2》大结局及分集剧情介绍如下:

  剧中独孤靖瑶是云南王之女,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将军。而云南独孤家势力庞大,如果有了云南独孤家的支持,那么广平王和太子的地位就有了一定的保障,而正好独孤靖瑶也对李俶有好感,所以李俶才娶了独孤靖瑶的。其实珍珠很爱李俶,她认为独孤靖瑶和李俶成亲,独孤家的势力必能帮助李俶成就霸业,她宁愿让自己受伤。李俶不想娶独孤的,但是各种势力老打压男主,所以珍珠也是为了广平王让李俶和独孤靖瑶结婚。

  独孤靖瑶对李俶一见钟情,可惜李俶和沈珍珠却是两情相悦,陪伴李俶出生入死之后,独孤靖瑶最后也如愿嫁给了李俶,默默陪伴李俶多年,并在死后被追封为独孤皇后。剧中广平王李俶最爱的是沈珍珠,除了沈珍珠所有的女人的浮云,虽然李俶娶了好几个妃子,但是最爱的依旧是沈珍珠。

  在电视剧《大唐荣耀》中,李俶从始至终都只爱沈珍珠一人,但是对独孤靖瑶却也是有情意的。但是据历史资料记载,历史中的李俶其实深爱的是独孤氏,也就是《大唐荣耀》中独孤靖瑶的人物原型。从历史数据中可以看到,李俶是个至情志性、重情重意的人。他对祖父和父亲尽儿孙之道、行仁孝;他手足情深,对建宁李倓之死一直难以忘怀。

  在代宗李俶16年的执政期间,他以温和路线而闻名,从未有过滥杀无辜的记录,这在历朝历代的帝王史上也是凤毛麟角和难能可贵了。另外,代宗李俶在历朝历代的帝王之中也是鲜有的痴情帝王。代宗李俶有两个皇后,一位是睿真皇后沈氏,一位是贞懿皇后独孤氏。

  《大唐荣耀2》里独孤靖瑶虽然嫁给了广平王,成为了贵妃,但是她也知道广平王并不喜欢她,所谓了得不到他的心,也是整日郁郁寡欢,一生痴爱李俶,却无法得到回应,最后病死。

  原标题:《大唐荣耀2》独孤靖瑶病死被追封为后 《大唐荣耀2》大结局及分集剧情

  长安城的一间药馆,走进一位英姿飒爽的红衣女子,药馆老板匆忙上前,原是独孤靖瑶亲自来为广平王李俶取药。

  广平王府之内,失弟之痛,让李俶痛不欲生。回忆当初与李倓的种种一切,一母同胞的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在这艰难的后宫,步步为营挣扎求生,可如今却是天人永隔。李俶万万想不到,皇后居然会为了保全自己,而亲手杀死亲生儿子,嫁祸给他的弟弟李倓。

  想到这一切,都只是因为自己的棋差一招,李俶便无法原谅自己。独孤靖瑶不忍李俶就此沉沦,主动提出愿嫁入广平王府为妾,以此调动独孤家的一切资源助他复仇大计。看着独孤靖瑶深情的双眸,李俶没有任何犹豫的拒绝了她。他这一生,可负天下,可负社稷,却唯独不能辜负沈珍珠。看着李俶决然而去的背影,独孤靖瑶的心感到一阵刺痛。

  离开李俶的房间,看到门外站着的沈珍珠,独孤靖瑶没有避让,承认自己对于李俶的真心。沈珍珠看着目光澄亮的独孤靖瑶,心中佩服她的坦荡与真诚,她虽心系李俶,却不会不择手段,这样难得的心性,才是沈珍珠最为钦佩的地方。

  沈珍珠不忍李俶继续消沉下去,主动来到他的身边。对于李俶的悲痛,沈珍珠其实感同身受,因为张皇后不仅害了李俶的亲弟,沈家一门冤屈也同样是张皇后所造成。若说这世上,还有谁可以真正理解李俶,非沈珍珠莫属。而今,逝者已逝,生者的沉沦,也无非是亲者痛仇者快罢了。沈珍珠的一翻话,让李俶犹如醍醐灌顶般瞬间清醒,他意识到自己今后要走的路会更加艰难,但无论怎样的艰难,有了沈珍珠的陪伴,他都可以坚定的走下去。

  第二日的早朝之上,皇帝意有所指的告诫各位皇子,安分守己,莫要生出不该有的心思。李俶明白,这翻话其实就是说给他听的,然而皇帝既是父亦是君,他不能将任何情绪表现在脸上。这时,有人上报说史思明已决意归顺大唐,这令皇帝龙心大悦,当即决定对其大肆封赏。此举,让李俶隐隐感到不安,他建议皇帝暂缓对于史思明的封赏,不想却引来皇帝对他更大的不满。

  而此时的后宫之中,张皇后看着自己儿子的遗物,觉得有些心痛。但是一向野心勃勃的她,很快压下这丝心痛,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个孩子本就不该来到世上,如今也不过是用他来成全自己对于权利的向往罢了。

  张皇后得知史思明已经决意归顺大唐后,心中有些纠结,一方面她希望史思明可以为她所用,另一方面又担心史思明得知李佋已死,那么她将再难控制史思明。只是此时,骑虎难下的张皇后,顾不得这许多,既然史思明决意归顺大唐,那么她就必须为他在朝中铺路。尤其在听说李俶反对皇帝对史思明委以重任后,更加坚定了张皇后要说服皇帝的决心。

  张皇后借着为皇帝送羹汤机会,不着痕迹的提起史思明,言语之间尽是对他的欣赏与褒奖。皇帝虽也对史思明的识时务感到满意,但帝王之心向来多疑,再加之李俶的觐言,皇帝并不打算马上对史思明委以重任。

  张皇后与李俶之间,早已是你死我活的境况,如今见皇帝真打算听信李俶的话,她自然不能坐以待毙,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隐隐指责起李俶居心叵测。然而她这翻略显急功近利的表现,却惹来皇帝的不快,他或许迫于无奈不得不处死李倓,却并不表示他对于张皇后故意陷害自己的儿子,无动于衷。

  原标题:《大唐荣耀2》独孤靖瑶病死被追封为后 《大唐荣耀2》大结局及分集剧情

  张皇后遣人叫来总管李辅国,言语之间多翻威胁,暗示她如今失子,地位岌岌可危。这时,李辅国提出,张皇后可将二皇子李係过继至自己名下,李係生母早逝,而他本人又无根基,若可以得到张皇后的扶持,那么将来,待李係登基之后,必对张皇后感恩待德,张皇后依旧可以做她的皇太后。李辅国的一翻话,让张皇后心中大动,她非常明白,在这后宫之内,唯有皇子傍身,方可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然而张皇后并不知道,李辅国的这一翻话,可不是无的放矢,他早就得知张皇后与李係曾有过接触,今日这翻话,也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

  眼看史思明马上就要进宫向皇帝投诚,张皇后私下偷偷面见史思明,将李佋已死的消息告知于他。听闻自己的儿子已死,史思明便想反悔,但此时的张皇后又怎能容他退缩。张皇后将皇帝已经同意将二皇子李係过继到她名下的事情告诉了史思明,同时说服他,只要他肯继续与自己合作,那么待李係成功登基之后,史思明依旧可以做摄政王。不得不说,张皇后的一翻说辞,确实让史思明怦然心动,然而他更想得到的却是张皇后这个人。只是这一切的条件,都是建立在先除掉李俶的基础之上。

  史思明进宫见到皇帝后,果然按照张皇后的提示,言语之间处处暗示李俶功高震主,这让一向疑心甚重的皇帝对李俶多了几分戒备之心。沈珍珠不想李俶被史思明构陷,主动出言替李俶解围。熟料史思明竟然在得知沈珍珠身份后,直言她与安庆绪的妻子一模一样,史思明此言可说是过分之极,李俶自然要维护沈珍珠闺誉,但史思明可不会就此作罢,甚至将薛嵩推了出来,证明他所言不虚。几人之间的明争暗斗,令得皇帝心中对于沈珍珠又多了几分不满。

  宫宴结束后,皇帝将李俶叫至后殿,言明要重新为他再择一门亲事。李俶跪求皇帝收回成命,他的心中只有沈珍珠一人,如何做到再娶她人为妻?李俶对于沈珍珠的深情,更让皇帝感到气愤,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就要忤逆他的旨意,他隐隐有些杀意,暗示李俶适可而止。这时,李辅国传话说史思明进宫求见,皇帝丢下李俶愤然而去。李辅国看着跪在殿中的李俶,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屑一顾,在这皇宫之内,唯有皇帝的喜爱,才是这些皇子们赖以生存的根基,而如今的李俶早已失去了皇帝的宠爱。

  史思明此人非常了解皇帝的喜好,知道他最乐于见到臣子们的臣服与忠心,便故意跪在殿中一直等到皇帝出现。他这一翻表现,果然让皇帝甚为满意,以至于对他的态度也和蔼不少。史思明趁机提出,李俶与回纥王子叶护暗中勾结,掠夺百姓财富,造成洛阳百姓民不聊生。本就因为沈珍珠而对李俶不满的皇帝,听闻这件事后,对于李俶的厌恶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第二日,早朝之上,皇帝将李俶与叶护一同传至殿前,质问叶护是否一直与李俶勾结欺压百姓。叶护自然不会承认这样的指责,更是当堂反驳皇帝失言在先,未能如约履行当初与叶护的约定,以至于如今叶护率领的部下,一直生存堪忧,不得已才只能掠夺百姓。面对叶护的指责,面上无光的皇帝将这一切都怪到李俶头上。正在此时,叶护的父汗默延啜求见,主动替李俶澄清误会,并让叶护向皇帝道歉。然而皇帝心中并不领情,看到这父子二人对于李俶的维护,皇帝当即削了李俶的兵权,并让默延啜带着回纥的兵马离开大唐。

  下朝之后,李俶心情沉重的走在路上,李泌突然出现,劝谏李俶此时应韬光养晦,待重获圣心之后,方可大展拳脚。

  原标题:《大唐荣耀2》独孤靖瑶病死被追封为后 《大唐荣耀2》大结局及分集剧情

  叶护被默延啜拽着去向李俶请罪,但年轻气盛的叶护并不认为自己有任何错,反倒是李俶被人陷害不说,反而还连累了他。看着执拗的叶护,沈珍珠主动提出,要与他单独谈一谈。沈珍珠请叶护为天下社稷多做考虑,然而叶护对如今的皇帝早已不满,他意识这是一个壮大回纥的大好时机。沈珍珠无法说服叶护,便以义母的身份,要求叶护永远不可与大唐为敌。叶护回想当初与沈珍珠的历历往事,终于点头答应沈珍珠,却也明确表示他与沈珍珠之间再无往昔情分。

  默延啜告诉李俶,他很快便会离开大唐返回回纥,但是离开之前,他特意为李俶准备了一份礼物。二人心中明白,这一次兵权被夺,必然是张皇后的阴谋,只是如今时局于李俶不利,唯有暂时忍耐。

  皇帝带着张皇后和裴贵妃一同去为李佋做法事,未曾想离开时,张皇后悲痛欲绝,让皇帝心中万分不忍,遂提出与她共乘龙辇回宫。张皇后刻意的装柔弱以博取皇帝同情的做派,令裴贵妃分万不满,然而此时皇帝的心中此刻只想先安抚张皇后的情绪。悉知皇帝心意的李辅国趁机提出,让裴贵妃乘坐张皇后的凤辇回宫。

  只是回宫的这条路,注定不会太过平静,就在众人都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时候,意外陡生,一名刺客突然向着凤辇射出一箭,坐在辇中的裴贵妃当即毙命。皇帝如何料到,只是一次再平常不过的出宫,居然都会遭遇行刺之事,感到极为震怒。然而,靠在她怀中的张皇后,却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之感,她心中非常明白,这一箭本来要的就是她的命。

  史思明听说遇刺之事后,匆匆赶来面见张皇后。二人分析得出,此次行刺事件,应该就是李俶所为,只是由于事情发生在宫外,怕是不会留下任何证据。但是,史思明如何肯放过这样一个扳倒李俶的机会,他提出让张皇后安排他与薛嵩见面,迫使薛嵩指证李俶。

  同一时间,李俶也得知了行刺事件。想到之前默延啜的话,李俶意识到这次的行刺事件,必定是默延啜所为,唯一有些遗憾的是张皇后居然阴差阳错的躲过一劫,虽然如此,李俶心中,仍然是万分感激默延啜为自己所做的这一切。

  这时,独孤靖瑶求见李俶,将张皇后与薛嵩密谋陷害他行刺皇帝的事情告知于他。李俶略一沉思,打算借此机会将计就计,反将张皇后一军。一直以来,李俶都被动的受到张皇后的打压,难得此次可以提前知悉对方的计划,不若好好利用,或许可以改变如今被动的局面。独孤靖瑶自然是支持李俶的提议的,只是她特别提出,为妨万一,此事不可让任何人知道,包括沈珍珠。

  果然,皇帝很快便派人将李俶和沈珍珠带至宫中。当着二人的面,皇帝直接将薛嵩的口供扔至二人面前,指责李俶意图弑君弑父。 李俶并没有急着为自己辩解,但是沈珍珠却心急不已,她不能看着李俶背上如此大逆不道的罪名,要求与薛嵩当面对质。

  这时李辅国出现,告诉皇帝薛嵩被人劫走。张皇后不失时机的在一旁暗示,此事必是李俶所为,果然皇帝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拔出身边的宝剑,便要冲着李俶刺下。沈珍珠见状匆忙拦在李俶的身前,一旁的李泌也匆忙上前劝谏皇帝先行冷静。沈珍珠向皇帝保证,会在三日之内找到薛嵩与他当面对质,证明李俶的清白,如今只希望皇帝可以给李俶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

  沈珍珠匆匆赶回广平王府,从风生衣口中得知此事确实不是李俶安排后,沈珍珠的内心感到无比的焦急,因为这意味着这件事远比她想像的还要棘手,但是此时她必须先冷静下来。沈珍珠一面安排风生衣排查与薛嵩关系亲密之人是否有收藏薛嵩,另一面安排严明派出人手查访所有客栈。这时,李婼赶来广平王府询问到底怎么回事,沈珍珠将事情的大概情况告诉李婼,同时让她盯紧张皇后以及灵儿的动向。

  沈珍珠身边的侍女素瓷听到这些后,面色明显有些不对劲,但是一心扑在李俶身上的沈珍珠并未发现素瓷的异状。她匆匆忙忙的带着人前往独孤靖瑶的府邸,希望她可以助自己一臂之力。

  原标题:《大唐荣耀2》独孤靖瑶病死被追封为后 《大唐荣耀2》大结局及分集剧情

  沈珍珠来到独孤靖瑶的府中,还未开口,独孤靖瑶便直言她并不知道薛嵩的下落,同时表示会尽力寻找薛嵩的下落。沈珍珠心中明白,独孤靖瑶或许可能会有意为难自己,却绝不会对李俶见死不救。然而,独孤靖瑶却私心的想要试探沈珍珠的态度,她故意告诉沈珍珠,李俶如今之所以无法被立为太子,最主要的原因在于皇帝无法容忍一个德性有污的太子妃,更何况李俶对沈珍珠的深情,使得他多次忤逆皇帝的旨意,此举早已让皇帝对李俶心生不满,又怎么可能会再立他为太子。独孤靖瑶暗示沈珍珠,比起一往情深,李俶更需要的是一个可以助他成就霸业的妻子。听闻这些话,沈珍珠的心有一瞬间的刺痛,但她很快镇定下来,告诉独孤靖瑶同时也是告诉自己,无论如何她都一定会找出薛嵩的下落,证明李俶的清白。

  看着沈珍珠离去的背影,独孤靖瑶的感觉有些复杂。因为薛嵩如今正在她的暗室之内,而她也已与薛嵩达到协议,只要薛嵩肯指证张皇后,那么待李俶登基之后,东宫统率的位置便是薛嵩的。在这样巨大的诱惑面前,薛嵩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薛嵩的失踪,不止是让沈珍珠感到着急,同样着急的还有宫中的张皇后。她本打算借薛嵩的手让李俶永世不得翻身,未曾想薛嵩居然会被劫走,此举反倒给了李俶喘息的时机,这让张皇后如何能不着急。她认定薛嵩必然是被李俶劫走,便派灵儿去联系沈珍珠身边的素瓷,以便查清薛嵩到底身在何处,然后斩草除根。

  灵儿甩掉跟踪她的李婼后,来到一处密林之中,却见素瓷早已焦急万分。原来灵儿带走了素瓷的孩子,以此威胁素瓷将广平王府的一切消息传递于她。素瓷忧心自己的孩子,只得告诉灵儿,薛嵩并非李俶所劫。

  沈珍珠并不知道身边的素瓷早已背叛了她,依旧对她没有任何避讳。这时,风生衣和严明禀报沈珍珠,长安城内并未发现薛嵩的踪迹,而且也没有他出城的踪迹。沈珍珠由此断定,薛嵩必然还藏在长安城内,风生衣趁机提出从赵勇口中得知,薛嵩似乎有买宅子的意向。这让沈珍珠意识到也许可以通过这个线索找到薛嵩的下落,她马上安排风生衣和严明顺着这条线索继续查下去。

  昏暗的牢房之内,沈珍珠抱着一床棉被,来到李俶的面前。看着身陷囹圄的李俶,沈珍珠心如刀绞,然而此时眼泪却是最无用的,她必须尽快找到薛嵩将李俶救出去。李俶握住沈珍珠的手,看着她明显憔悴的面孔,一时不知该从何开口,想到独孤靖瑶的嘱咐,李俶只得按捺下心中的激动,继续隐瞒着沈珍珠。

  李辅国这时也来到牢房之内,奉张皇后的口谕为李俶送来一床棉被。李俶知道李辅国是张皇后的人,自然对他没有好脸色。李辅国自然也不会再留下来自讨无趣,扔下棉被后,意有所指的暗示沈珍珠不应该出现在牢房之内。早已心力交悴的沈珍珠,为免张皇后借故发难,只得先行离去。李俶看着沈珍珠有些单薄的背影,心口仿若被压了一块巨石般让他喘不上气。

  眼看只剩一天的期限,沈珍珠再也无法伪装坚强,焦急得掉下了眼泪,风生衣看到如此难过的沈珍珠,有些欲言又止。他知道李俶和独孤靖瑶的计划,只是没有他们的同意,风生衣轻易也不敢将事情的真相告诉沈珍珠。

  独孤靖瑶行色匆匆的找到风生衣,将薛嵩逃跑的消息告知于他。如此突发的情况,令二人一时之间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沈珍珠看到二人之间的窃窃私语,意识到他们之间肯定有什么事情是瞒着自己的。

  沈珍珠从风生衣口中得知李俶和独孤靖瑶的计划,联想之前独孤靖瑶的暗示,沈珍珠的心还是不受控制的被刺痛了。但是此时并不是她可以计较这些的时候,薛嵩明明已经同意与独孤靖瑶合作,却还是趁机逃跑,这使沈珍珠意识到必然是发生了一些让薛嵩不得不离开的事情。

  沈珍珠一翻思索之后,想到之前风生衣提及的薛嵩买宅子的事,她当即决定让风生衣将赵勇带来见她。

  沈珍珠从赵勇的只言片语中,分析出薛嵩之所以逃跑,应该是他的母亲去逝,身为人子他必须回去尽孝。

  原标题:《大唐荣耀2》独孤靖瑶病死被追封为后 《大唐荣耀2》大结局及分集剧情

  得知薛嵩的去处,令沈珍珠感到安心不少。她一心想着可以尽快带着薛嵩去皇帝面前,证明李俶的清白,完全忽略了素瓷的异状。

  当沈珍珠见到薛嵩表明来意后,薛嵩并没有抗拒,很痛快的答应会跟着沈珍珠一同离去。如今,他已将母亲厚葬,算是了却一桩心事,也是时候该更多的考虑自己的前途了。

  沈珍珠让素瓷取一方净帕为薛嵩净面,她并不知道此时的素瓷心中早已是天人交战。一方面她并不想背叛沈珍珠,但另一方面她不能不救自己的孩子。素瓷看着面前的茶壶,想到之前灵儿交给她一包药粉,并特意嘱咐她见到薛嵩后,想尽一切办法让薛嵩喝下这包药,否则她将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孩子。几经思索之后,素瓷终于下定决心,她不能为了一己私欲,而置李俶和沈珍珠于不顾,他们的存在不仅关系着广平王府的安危,更甚至牵动着整个大唐的江山社稷,万般无奈的她最终只得忍痛选择放弃自己的孩子。

  风生衣特意来独孤靖瑶的府中,告诉她沈珍珠已经找到薛嵩,并带着他进宫觐见皇帝。这时,有下人来报,说皇后传召独孤靖瑶入宫,还未离去的风生衣听闻此消息,不禁有些担心,张皇后是否有什么别的阴谋。

  张皇后看独孤靖瑶并没有与她寒暄的意思,索性也开门见山的提醒她,切莫站错队与广平王李俶纠缠不休,更是暗示独孤靖瑶应该知道良禽择木而栖的道理。对于张皇后的这一翻话,独孤靖瑶四两拨千斤的反驳了回去,然而张皇后并没有生气,反而直接提起独孤靖瑶的婚事。张皇后的话令独孤靖瑶不禁有些色变,她心系李俶,虽不能嫁于他,却也不想被张皇后胁迫终生大事。只是张皇后可不在意独孤靖瑶的脸色如何,她直接表示愿为独孤靖瑶请求皇帝下旨赐婚。独孤靖瑶只得明确拒绝张皇后的“好意”,面对独孤靖瑶的不识抬举,张皇后果然感到非常不快,她再次提醒独孤靖瑶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要轻易辜负她的一片良苦用心。

  这时,灵儿和李辅国一前一后进来,告诉张皇后薛嵩已经被沈珍珠找到,此刻皇帝正在殿前等着张皇后。

  当着皇帝的面,薛嵩感到非常的惶恐,他虽然同意指证张皇后,但是如此随意的攀咬,却可能会招来皇帝的杀心。沈珍珠知道薛嵩的顾虑,特意向皇帝为薛嵩求取了一个恩典。就在薛嵩即将交待出张皇后时,灵儿主动出手杀死了薛嵩。自从薛嵩进宫的那一刻,灵儿就已经做好牺牲自己保全张皇后的心理准备,此时杀掉薛嵩也不过是为了让他死无对证。为了能使张皇后彻底从这件事中洗脱嫌疑,灵儿甚至用刀挟持了张皇后,并将一切事情都推到吐蕃王的身上,就在皇帝等人一筹莫展的时候,李係突然出现,从灵儿的手中救下张皇后,不止如此,当灵儿准备刺杀皇帝的时候,李係主动用身体拦下了暗器的攻击,受伤倒地。随后,灵儿被乱箭射死,但是她的死可谓是一石二鸟,既保全了张皇后,又使李係成功获得皇帝的喜爱,直到这一刻,张皇后的心才彻底安定下来。

  李俶知道殿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张皇后的阴谋,只是想到原本计划好的事情,居然如此轻易就被张皇后化解,甚至还让一直以来都默默无闻的李係也因此受到皇帝的重用,他的心中就感到非常的不甘。

  李泌得知李俶平安回来后,特意来到广平王府看望他。如今朝局动荡,当今皇帝资质平平,而今又是立太子的关键时刻,李泌不忍江山社稷落入张皇后之手,便询问李俶是否仍有夺储的雄心壮志。

  只是,此时的李俶因为李係的舍身一挡,心中着实感到心灰意冷,似乎他做得再多,在皇帝的眼中都不如那舍身一救来得更让他感动。但是,李泌却不以为意,反倒认为此时的情况更有利于李俶的韬光养晦,更何况李俶的身后还有独孤靖瑶的支持,这对于将来的太子之位,可是相当有利的竞争筹码,李泌甚至建议李俶考虑迎娶独孤靖瑶。二人的一翻对话,恰好被门外送茶的沈珍珠听到。

  原标题:《大唐荣耀2》独孤靖瑶病死被追封为后 《大唐荣耀2》大结局及分集剧情

  李俶不想辜负沈珍珠,更不愿意像那些不择手段的人那样,用联姻来换取权势和江山。只是现实就是如此的残酷,身在帝王之家,感情是这世上最奢侈的事情,若他还想有所抱负,还想为亲弟报仇,那么迎娶独孤靖瑶便是最有利的一步棋。李泌的话,不仅让李俶的心情感到沉重,同时还深深刺痛了门外沈珍珠的心。她心中明白李泌所言皆是事实,可将自己心爱的男人拱手让于她人,她的心是真的感到很痛,然而若李俶再不有所行动,真等张皇后将独孤靖瑶许配给李係之时,情况只会越来越糟。

  深夜的皇宫,似乎格外的安静,李婼因为想念李倓无心入睡,便在宫中四处晃悠,不想意外发现一个人影偷偷进入了皇后的蓬莱殿。原来竟是之前被乱箭射死的灵儿,只是她却换了一副面孔,并按照张皇后的要求去到李係身边,一方面是为他出谋划策,另一方面是让她监视李係。

  如今,李係已被封王,距离太子之位更近一步,但是若能得到独孤靖瑶的支持,那么便会如虎添翼。只是独孤靖瑶心系李俶,自然对李係不屑一顾。然而,张皇后对于独孤靖瑶背后的势力可谓是势在必得,她让灵儿去找史思明,利用史思明与独孤家的交情将独孤靖瑶约出来,然后再由灵儿将李係送过去与独孤靖瑶共处一室,那么届时独孤靖瑶便只能嫁给李係。如此一来,独孤靖瑶手中的势力,以及麒麟令所隐藏的金矿皆会成为张皇后的囊中之物。只是张皇后并不知道,她所说的这一翻话已经被偷偷藏在外面的李婼听得清清楚楚。

  独孤靖瑶知道自己已经引起张皇后的注意,她不想坐以待毙,便约李俶见面,同时将麒麟令的秘密告知于他,表明自己心系于他自不愿嫁于别人。面对她的一翻深情,李俶无法回应,他不能辜负沈珍珠,却也不能利用独孤靖瑶,想及二人相遇相识相知,李俶并非全然没有感觉,只是他的心早已给了沈珍珠,纵然独孤靖瑶更有千般好,而他之心却只容得一人。李俶的坚决态度,让独孤靖瑶伤心的跑了出去。

  心情不好的独孤靖瑶才一回府,便接史思明的邀请,请她去酒楼一聚。独孤靖瑶虽知道史思明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却还是低估了他的阴险卑鄙。面对史思明的信口雌黄,独孤靖瑶是一个字也不相信,只是她始终不明白,史思明说这么多到底有什么目的。这时的独孤靖瑶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屋中的迷香早已侵入她的体内,等她意识到不对时,恐怕为时已晚。

  与此同时,李俶刚一回到广平王府,便看到面色焦急的李婼。她将之前从张皇后那里听到要陷害独孤靖瑶的消息告诉李俶,请求他快些赶去救独孤靖瑶。知悉张皇后她们如此恶毒的用心之后,焦急的李俶匆匆赶了出去。

  原标题:《大唐荣耀2》独孤靖瑶病死被追封为后 《大唐荣耀2》大结局及分集剧情

  李俶和独孤将军道别后便回到广平王府,刚进大门便看见建宁郡主带着哭腔匆匆地跑来。原来婼儿偷听到皇后欲借史思明之手灌晕独孤靖瑶,然后再让李係与之发生关系,从而将其据为己有,扩张势力。自己去将军府找靖瑶不见,只好跑来找大皇兄帮忙。听罢,李俶来不及多想,转身出了王府。

  为防止杯中有诈,靖瑶根本滴酒未沾,看着史思明跳梁小丑的虚假嘴脸,忍不住一顿冷嘲热讽,却忽然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靖瑶的窘态让史思明一阵开怀大笑,原来屋内已燃好迷香,而桌上的酒正是解药,史思明料定靖瑶谨慎肯定不会饮酒,看着得手的战果,史思明开心的开门而去。

  看着史思明走了,靖瑶不知会面临何种危险,慌忙用尽全身力气拿起桌上的酒壶,只是还未入口,便被人夺下。转头才发现李係那张让她厌恶的脸正在眼前摇晃。独孤靖瑶这才明白史思明的险恶用心。挣扎间,广平王赶到,眼见同生共死的靖瑶险遭不测,盛怒之下将李係一拳打晕,抱起靖瑶策马回府,靖瑶本来还挣扎着保持清醒,仰头却看见被李俶抱在怀中,安全感让她顿时放松,放心地昏睡过去。

  虽说靖瑶保住了清白,但长安城已流言四起,都说李俶与李係两个皇子为了争夺靖瑶大打出手。常言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眨眼间流言就传到了宫里,皇后借机不遗余力地在肃宗面前继续抹黑广平王,虽说肃宗已经从内飞龙使那里听说了真实情况,但皇后一番巧舌如簧下,他也不得不考虑赐婚以维护独孤将军的声誉。

  虽说逃过一劫,可靖瑶毕竟是个女孩子家,如今名声已毁,不知该如何面对麾下将士,只好惊魂甫定地整日卧床深思。惆怅间,听见外面广平王来探望。广平王本一心为了保证独孤靖瑶的安全,才将她带到自己府中,不成想一觉醒来,市井间流言四起,二人只得感叹世事无常。虽说广平王愿意证明清白,可毕竟不知如何是好。独孤靖瑶觉得广平王心里有自己,却总是拒自己于千里之外,让她也好生煎熬。僵持时,珍珠也来探望,李俶只得接着机会尴尬脱身。

  屋里只剩下两个女人,向来强装坚强的靖瑶终于卸下了伪装,不知所措的她同沈珍珠说起了悄悄话。谈及流言蜚语,靖瑶深知李俶不会接纳自己,又害怕肃宗会将他赐婚给李係,打算出家为尼。三人对彼此的感情都心知肚明,靖瑶也吐露另一件事情,由于曾替李俶挡下一箭,今后难以怀孕生子,虽然自己一心想入广平王府,但绝对不会动摇沈珍珠的正妻地位,只求二人能拯救自己于水火。沈珍珠听罢也是两眼含泪,她同情这位以姐妹相称的将军,又希望能助李俶一臂之力。

  二皇子李係得到皇后指点,跑去肃宗面前将自己的错洗的一干二净,又装的一脸大义凌然,请求肃宗将独孤将军赐婚给他。看着油嘴滑舌的二皇子,肃宗扔下了手中的奏章,陷入了沉思,自先帝起便立长不立幼,得到了独孤靖瑶基本就是得到了太子之位,这是要逼他杀李俶啊。

  广平王府中,沈珍珠无心他顾,满脑子都是李泌的建议和靖瑶的窘境。正踌躇间,李俶来说父皇召见,沈珍珠觉得也好久没去请安,正好借此机会去拜一面。

  才一见面,肃宗就对着李俶一顿批评,认为他当街把靖瑶抱入广平王府,居然还一夜未出,尽管是出手相助,毕竟行事有失分寸,如今闹得满城风雨,皇室威严和独孤靖瑶的名声都面临威胁。

  虽说二人什么都没发生,但大家都知道,皇后设了这个局就是为了捕独孤将军入网,沈珍珠机敏过人,便顺水推舟承认了李俶与独孤将军的私情,同时代李俶向圣上请旨赐婚,晃得旁边耿直的李俶大惊失色,以为老婆醋意大发在闹脾气。

  原标题:《大唐荣耀2》独孤靖瑶病死被追封为后 《大唐荣耀2》大结局及分集剧情

  广平王夫妇刚拜过皇上皇后,就见肃宗冷下一张老脸开始斥责李俶,虽说对这个长子疼爱尤甚,但现在皇室颜面和独孤府声誉同时受损,不仅不利皇室威望,也对军队控制力构成了潜在危险,身为一国之君,做什么事情都要顾全大体,望子成龙的他也自然希望李俶也能如此,不然以后如何管理好国家,可这一堆恼人的问题偏偏就是这个自己最寄予希望的长子搞出来的,这让本来就脾气暴躁的肃宗越说越火大。

  沈珍珠明白皇上发火的深意,自己也已经打算好了应对皇后的奸计,于是顺水推舟,假认李俶与独孤将军早已互相交好,将请旨赐婚一事一气呵成,旁边的李俶一时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加上男人特有的木讷属性,根本跟不上珍珠机敏的思想,只杵在一旁急的连喊不可不可,俊俏的脸憋的通红。

  同样着急的还有旁边的皇后,眼看着自己亲手布下的天罗地网,如今却为他人做了嫁衣,叫她如何罢休?可珍珠的一番劝解说的有理有据,肃宗听得频频点头,开心不已。于是斥责完那个笨儿子,又对这个聪慧贤淑的儿媳赞不绝口。想到大唐现在战乱纷起,民众也需要一件喜事安抚,于是帝王霸气四溢,不顾李俶和皇后的激烈反对,当即下旨,封李俶为楚王,赐独孤靖瑶为楚王侧妃。

  李俶对沈珍珠向来情深似海,结果却被迫纳妾,认为这是妻子对自己不信任,回家后便一脸阴沉,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不发一语。沈珍珠不得不向他解释自己的真实想法,一番言语下来,珍珠处处为他着想的一片苦心让李俶感动不已。靖瑶确实为自己付出了许多,可不负靖瑶,难道要负珍珠吗?但君无戏言,如今圣旨已下,从战略上来看,自己终于反超后宫,带着五味陈杂的内心,李俶与珍珠相拥而泣,情意绵绵的互诉衷肠。

  转眼间婚期已至,珍珠也一起来帮靖瑶装扮,军装换红妆,镜中英姿飒爽的独孤将军变成了娇羞不已的待嫁新娘,靖瑶时刻惦念这美事都是珍珠撮合才成,对珍珠的舍己为人之心再三表示感激,两人姐妹互称,情同手足。

  广平王纳侧妃的事情还惊动了另一个人。按惯例,各藩属年底都要觐见肃宗,默延啜一进长安城便见四处张灯结彩,众人皆传广平王被封了楚王,还得到了赐婚纳了独孤将军当侧妃。自己是沈珍珠的义兄,如今李俶纳侧妃在他看来可是薄情寡义之举,北方游牧汉子重情义的暴脾气暴露无遗,他要替这个妹妹出口气,便耷拉着一张脸闯入广平王府,对着楚王一顿冷嘲热讽,却没想到正是义妹代李俶请的赐婚。听完李俶的解释,默延啜不得不感叹,唐朝宗室内斗居然复杂至此。虽说对李俶的爱民之心深表理解,但还是带着点怒气,草草拜别离去。

  洞房花烛夜,靖瑶手持红扇端坐床榻,心花怒放地静待新郎,柔光朦胧下,只见佳人红颜,云娇雨怯,好不楚楚动人。只是向来新人欢喜旧人忧,这边珍珠则孤独地对着一盏素烛轻抹泪,虽说是自己主动将夫君推入靖瑶怀抱,可真到面对这一刻,她才发觉自己并没有想象中坚强。李俶醉意朦胧,拉着靖瑶便要斟酒,嘴里却呢喃着:“珍珠,再陪我喝一杯”,说完便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一边的靖瑶本来满心欢喜,此时却感觉自己好像被迎面狠狠掴了一巴掌,心里说不出是羞是痛,只觉得从头凉到脚,整个人冰在了原地,喜气洋溢的洞房就这样安静了下来。

  仅仅隔了一夜,珍珠便觉得昨日那个情如姐妹的将军靖瑶消失地无影无踪,眼前只站着一个表面温顺,但语中句句带刺,处处示威的侧妃靖瑶。

  虽然已纳靖瑶为侧妃,也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妻子,可李俶心里仍然被沈珍珠牢牢占据,言语行为处处照旧,虽然沈珍珠会经常提醒他要顾及靖瑶的感受,可耿直的李俶并不善于伪装,说话总是不过脑子,让靖瑶一颗炽热的心时而激烈燃烧,时而冷如死灰,百般煎熬。

  原标题:《大唐荣耀2》独孤靖瑶病死被追封为后 《大唐荣耀2》大结局及分集剧情

  久居高位的人喜欢责备手下办事不力,毕竟决策错误这种事很少能有机会得到验证,更何况还得维护住高层的尊严。如今独孤靖瑶已嫁入楚王府,自己扶持的李係从势力上难以再与李俶匹敌,看着到手的肥肉落入敌人之口,张皇后就压不住心里的怒火,将一切错误归咎于史思明办事不力。本想躲着别人发发牢骚,回头再从长计议,不成想被屋外的史思明听的清清楚楚。

  虽说两人一直在互相利用,但史思明对皇后还是有些情分,毕竟两人曾温存一场,还共同孕育了佋儿,因此处处尽心尽力地对皇后伸出援手。如今没捞着一声感谢,还背了一口大锅,自然咽不下这口气。可生气归生气,自己毕竟还是和皇后站在一条战线。如今李俶优势已定,李係也不是个有能力反超的人,加上自己又没了佋儿,到头来皇位还在李家人手里。史思明绝对不会放下自己的皇帝梦,便劝说皇后对肃宗下手,自己借着这次回范阳,组织兵力准备篡权。皇后心里明白,史思明身边女人不断,如果真让他得到了江山,自己什么后果显而易见,加上自己刚才被史思明抓到了把柄,自觉理亏,只好采用缓兵之计,推脱目前势力薄弱,让史思明先回范阳练兵,自己在朝中再培养几支势力。可史思明一眼便看穿了皇后的小算盘,她还想继续拿自己当棋子,两人当场撕破了脸,往日旧情一刀两断,只剩下了各自赤裸裸无法调和的利益。

  看着对自己说翻脸就翻脸的史思明,皇后更加确信他以后不会善待自己,如今二虎相争,两人已经没有了共同目标,留着他早晚是个祸端,借着刚才一场怒火,皇后便起了杀心。

  想明白了下一步行动,皇后便又跑去肃宗身边吹耳边风,言语间暗指史思明有谋反之心,接着肃宗的警惕之心,又推举李係接替史思明的权力。

  史思明对即将到来的危险丝毫未觉,他现在只觉得,在皇后等人的眼中,自己一定是个认真的傻瓜,被她们玩弄于股掌。想着他处处留心的感情在对方眼里根本不值一提,自己对对方的诡计又落了空,不禁又羞又恼,怒气冲冲地准备回府,却不经意间听到了宫女们的悄悄话,这才知道,张皇后为达目的亲手杀死了佋儿。尽管史思明纵横沙场几十年,见识过各种残忍,如今听到这样的真相也被惊地说不出话来,一时间怔在原地,竟然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哀伤,过了许久,才摇了摇头,无奈地吐出一句“阴毒的女人”,便失落的离开了。

  军情来报,安庆绪在史思明的辖区边又开始招兵买马,对朝廷虎视眈眈,如果史思明这时候安全回到河北,两人一定会再度联手反叛。听着密探传来史思明与皇后翻脸的消息,李俶不禁心花怒放,他要利用史思明的多疑,来实施一个大胆的计划。

  风生衣按李俶的指示,率数名高手蒙面行刺史思明,只是史思明正在忌惮皇后对自己下手,早已传了援兵,眼见行刺失败,风生衣按计划“落下”了楚王府的令牌。一般人见到楚王府的令牌,就会认为这群刺客是李俶的人,可史思明不会这样想。史思明认为李俶行事向来谨慎小心,不可能让刺客带令牌行刺,联想到自己刚跟皇后翻了脸,便猜测刺客是皇后派人来暗杀不成,栽赃与李俶,于是咬牙切齿地一边咒骂着张皇后,一边火速赶回范阳,自此与皇后彻底决裂。殊不知他的想法正中李俶下怀。

  虽然安全地回到了范阳,史思明却发现军中的心腹早已被李係置换,肃宗还派了名副节度使监视众人举动。想都不用想都知道这是皇后打算卸磨杀驴,想到皇后杀死了佋儿,还派人追杀自己,如今还想夺下自己的兵权,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坚定了他谋反的信念。

  虽然嫁入了楚王府,靖瑶却觉得自己见李俶的机会比以前还少,虽说自己对他一片情深,可李俶还是整日往沈珍珠那边跑,让自己备受冷落之苦。但现在的靖瑶开心不已,李俶答应今晚要来品茶,想到即将和夫君花前月下,她就忍不住羞红了脸,于是忙不迭地招呼着婢女们做好各种准备,不仅按照李俶的口味仔细挑选了几味可口的点心,又命人随时更换热水,只想着泡一壶好茶,怕辜负了良辰美景。正张罗间,派去请李俶的侍婢却喏喏地独自回来,原来李俶早就把与靖瑶的约定忘的一干二净,吃过饭便又去了沈珍珠的文瑾阁。想到自己的一片热心又被李俶负的一场空,靖瑶觉得自己可笑得可怜,就连爽约都没有得到知会,李俶到底是有多看不上自己。她忽然为自己刚才那番仔细准备感到不值,一怒之下挥手掀翻了茶具,滚烫的茶水翻出,灼烫着靖瑶的手,可靖瑶浑然不知,只觉得胸口像刀扎着一样难受。

  原标题:《大唐荣耀2》独孤靖瑶病死被追封为后 《大唐荣耀2》大结局及分集剧情

  满腔热忱却处处遭到李俶冷待,靖瑶只觉得身心俱疲又无从排解,只好将这份郁郁之情寄于刀光剑影,纵然伤痛也不愿停歇。看着备受煎熬的靖瑶,身边的婢女心疼不已,便好心宽慰靖瑶,将原因归于沈珍珠刚刚有了小世子,因此李俶要常去探望,只要靖瑶也尽快怀上孩子,想必也会很快得到李俶青睐。

  婢女并不知道独孤靖瑶受伤无法孕子一事,一句话戳到了靖瑶的痛处,渴望爱情却遭冷落,如今又被人戳到伤疤,手上有伤又不能舞剑,各种委屈袭来,普通人家的女孩子哭哭啼啼一阵子也就舒服了,可独孤靖瑶自小军中长大,从来不知道如何面对这种挫折,只好发了一顿乌龙火,对着那个好心的婢女呵斥不已。转身却看见沈珍珠正关切地看着自己。虽然心知沈珍珠多处为自己着想,但现在自己处在尴尬的境地反而有种被人可怜的嫌疑,是啊,她从小便是个高傲的军人,怎么可能接受别人的怜悯和同情。

  沈珍珠无论何时都会看到大局,如今独孤靖瑶已经嫁入楚王府,与自己一样同为李俶的王妃,却从没得到过像自己一样的待遇,沈珍珠没办法责怪李俶有失公允,只是把所有的责任揽在自己身上,认为正是自己的存在才让李俶终日对靖瑶不管不顾,越这样想便越觉得心里愧疚,自己身为内主自然应以家庭和睦为重,便给李俶留下一封信权当辞别,带着适儿和一行随从去洛阳小住一段时日,好给靖瑶留出与李俶单独相处的机会。

  男人和女人的思维完全不同,不然怎么会有误会和争吵。李俶见沈珍珠一声不吭地去了洛阳,还以为是自己娶了独孤靖瑶的事让她伤了心,便对靖瑶更加冷落,正打算派人一起去洛阳把珍珠追回来,却得下人通报,说是肃宗紧急召见楚王和独孤将军。

  原来史思明杀掉了朝廷安插的人手共计二百余人,率军整装待发,再次剑指长安,众人知道史思明不会那么忠诚,只是没想到反的这么快。李俶无奈再次放下儿女情长,与独孤靖瑶一起领了兵权,随即进军河北。

  一路上,李俶对靖瑶呵护备至,让靖瑶心生感动,满腹怒气不知不觉烟消云散,冰冷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容。谈笑间,远处响起雷鸣,一场急雨来的猝不及防,将独孤靖瑶和广平王两人淋在营地之外,看着身边的夫君解下披风为自己遮雨,靖瑶觉得心中那冷下去的灰又热烈地燃烧了起来。看着不顾自己淋在雨中的广平王,靖瑶心中一阵感动。冰冷的军装不能阻挡她的温柔,于是轻轻踮起脚尖,将披风匀给李俶一部分,两人就这样伫足雨中,互相依偎。靖瑶只觉得这阵雨稀里哗啦地敲打着她微颤颤的心房,心里一阵痒痒,也不顾军人仪态,羞涩地蜷在广平王坚实的臂膀下,享受着这突如其来的温柔。

  不知是幸福的时光过的太快,还是急雨来的快去的快,又或者兼而有之,没等回过神来来,阳光便再次洒在了下来。靖瑶只好不舍的看着李俶收起那顶温柔的披风。

  将士们做完了驻扎工作,李俶借身处军中的名义与靖瑶分帐休息。看着李俶离去的背影,靖瑶这才明白他的礼节只是为了与自己保持距离,虽然自己已是他的妻子,但是李俶心中只有沈珍珠一人。看着眼前这份近在咫尺却总是无法靠近的感情,靖瑶只觉得自己委屈的难过,胸中的那团火又慢慢的冷了下去,再次凉成了一团灰。

  虽然李俶与自己只有夫妻之名,但身为妻子,靖瑶觉得还是要尽到自己的责任,更何况现在李俶身边只有自己,于是遵从礼法,尽心服侍。看着平日兄弟相待的靖瑶如今正在认真地服侍自己,李俶这才意识到,她已经像珍珠一样,成为自己的妻子了,既然已成为夫妻,就应当举案齐眉,想起自己曾经对她的种种冷落,不禁莞尔,于是斟上了两杯茶,二人持盏相视,情意尽在不言中。

  虽说终于能够正视独孤靖瑶的身份,但李俶的心里仍然满是对珍珠的思念。行军在外多日,不觉间到了适儿的生日。想起曾经与珍珠约定,每年都要陪孩子一起过生日,可如今却不得已分隔两地,当年珍珠临盆时面临危险,自己也没能在身边陪伴,心中不免阵阵难过,于是趁着军中无事,揣了几瓶酒躲到河边,任内心的烦恼与思念随着河水缓缓流淌。

  战争终于结束,众人凯旋而归。想起军中鞍马劳顿,靖瑶一回家便让厨房做了几个精致的小菜,再配上一壶好酒,想着为李俶洗慰风尘,顺便庆祝胜利。只是侍婢回报的消息又将她硬生生地扯回了现实,李俶下朝后已直奔洛阳,连个信都没给自己留。看着满桌珍馐,靖瑶终于还是没忍住悲伤,再坚强的人,在感情的伤痛面前也是不堪一击。

  原标题:《大唐荣耀2》独孤靖瑶病死被追封为后 《大唐荣耀2》大结局及分集剧情

  楚王终于带着挚爱回到了长安,看着他喜不自禁的样子,前来迎接的靖瑶难免有些失落,自己从来得不到这种待遇。再看看一同回来的沈珍珠,靖瑶知道,自己又要继续面对那孤苦难熬的日子,要是她不回来该多好。

  独孤靖瑶怅然若失的样子瞒不过聪颖的珍珠,她心里也替这位姐妹感到着急,便催着李俶今晚去靖瑶那里过夜,本打算和许久未见的正妃共度良宵,却被推到别人怀里,于是小西服一样的发了一顿牢骚,但终究拗不过沈珍珠。

  楚王的到来,让正独自对弈的靖瑶惊喜不已。看着孤单的靖瑶,想起她虽已经嫁入王府却每天孤守空房,李俶自己也开始内疚自责起来,于是忙不迭的道歉,从心里暗暗打算,以后一定要好好呵护这位妻子。听着李俶坦诚的关怀,靖瑶心理一阵感动,自己长久以来的坚持终于看到了希望,让她觉得这月光灯影都格外甜蜜。两人正甜蜜地准备执子对弈,寂静的夜里却传来孩子的哭闹声,原来是适儿回到长安后便生病夜啼,李俶本来就爱子心切,被那一声声啼哭揪地心疼,对靖瑶的宽慰充耳不闻,连句告别也没讲,起身就回去照看孩子了,原本温馨的屋里瞬间又冷清了下来。

  想到昨夜适儿生病啼哭,虽然并非己出,靖瑶也一直挂念着,于是一清早便赶去文瑾阁探望,却发现适儿正在开心的玩耍,她不知道经过昨晚太医问诊,适儿已经好了大半,只认为是沈珍珠让适儿装病,好把李俶从自己身边引回去。想到楚王几次三番来自己这里后都因为各种原因半路离开,心灵已被折磨的脆弱不堪的靖瑶再也承受不住痛苦,一时失去理智,把所有责任都归结于沈珍珠,怒斥她表面大度,暗地里又使用各种小伎俩拴着李俶的心,无论沈珍珠如何辩解都无济于事。

  在沈珍珠心里,独孤靖瑶是一个性格直爽的暴脾气,所以也没把这次她的发火放在心上,觉得等靖瑶消了气,一切都会不证自明,倒是这几日忙碌,把素瓷孩子的事情耽搁了许久,心中有些对不起素瓷,于是请了高僧为逸儿超度。

  自从薛嵩一事忤逆后宫,素瓷自知害得孩子遭受牵连,每夜噩梦连连,终日以泪洗面,如今没有了逸儿,素瓷觉得自己也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于是去庙里诚心地为逸儿祈了福,打算结束自己的痛苦。

  素瓷正欲寻短见,却被何灵依一把拦下,原来逸儿仍然被好生照看着,作为条件,这次后宫要削减楚王的势力,于是安排素瓷对独孤靖瑶下手。何灵依再次扔下一包毒药,扬长而去。想到逸儿还在人世,素瓷的心里又升起一丝希望,平日里独孤靖瑶对沈珍珠的态度都被她看在眼里,经过一番心理斗争,终于将毒药混入独孤靖瑶的粥里。

  久经战争洗礼的靖瑶轻易的察觉了粥中的毒药,一番简单追查便控制住了素瓷,还查明了她经常跟张皇后有来往,怒气冲冲地押着素瓷去找沈珍珠兴师问罪。沈珍珠从小和素瓷一起长大, 肯定不相信她是个无端背主的寡义之徒,追问之下,才知道何灵依不仅没死,还挟持逸儿逼着素瓷为后宫办事。听着素瓷交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众人大骂后宫手段卑劣,对素瓷是又生气又心疼。

  考虑到素瓷孩子被劫走也有自己的过错,如果按照律法处死素瓷,逸儿便失去了生母,思考再三决定同意沈珍珠的求情,将素瓷的死罪改为杖责。死里逃生的独孤靖瑶在一旁彻底伤透了心,如果不是自己小心谨慎,此刻早已命丧黄泉,可眼前这二人居然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心情,为了沈珍珠连一个下人的性命都不忍责罚。

  看着伤心离去的独孤靖瑶,沈珍珠知道她心里的委屈,自己向来顾及他人感受。于是一脸庄重地前去道歉,请求独孤靖瑶能够从心底原谅素瓷。

  原标题:《大唐荣耀2》独孤靖瑶病死被追封为后 《大唐荣耀2》大结局及分集剧情

  换作以前,自己肯定大度地付之一笑。可长久的冷落加委屈,让靖瑶的心慢慢地变得如同刀剑一样又冷又硬,看着跪在眼前的沈珍珠,独孤靖瑶发现自己已经心如死水,没有一丝波动。

  沈珍珠一脸凝重的替素瓷赔罪,只要靖瑶肯原谅素瓷,自己愿意做任何事情,可面对独孤靖瑶让她让出王妃位置的揶揄,又不知如何回应,一时语塞。看着沉默不语的沈珍珠,独孤靖瑶整个人都要爆炸了,在她眼里,这就是赤裸裸的虚伪小人!心中的委屈顿时被一股脑点着,化作一声声厉言冷句,直直的刺向百口莫辩的沈珍珠。

  李俶也知道自己这些日子的冷落伤害了靖瑶,刚才作出的决定尤其让她受了委屈,便打算过来安抚一下,不成想在门口听到靖瑶正在冤枉沈珍珠,已经失去理智的她言语还越来越放肆,不禁火冒三丈,怒陈自己心中永远只有沈珍珠一人,不允许任何人对她无礼。说罢拉着爱人就走,扔下靖瑶一人泪如雨下,浇灭了她胸中余烬里的最后一丝温热。

  既然得到了素瓷孩子仍然在世的消息,李俶认为自己有责任来弥补自己当初的失误,便假意来给皇后请安,看似漫无目的地闲扯家常,实则旁敲侧击地找皇后要人。祥和的表面之下暗流涌动,二人对彼此早已心知肚明,于是表面融洽地互相撂了一番狠话。这一招敲山震虎确实管用,皇后决定继续留着素瓷的孩子以备后患,这也给了李俶时间来搜寻逸儿的下落。

  想着内外事务都已经吩咐好,李俶便回书房秉烛夜读,一来这是他自小的习惯,另一方面,这几天事务繁杂,搅得他脑子乱哄哄的,每天的这一刻才是他抽身繁杂,整理思绪的好时候。还没看一会,只见靖瑶端着一壶茶款款而来,李俶原以为她会因为素瓷的事情怨恨自己,没想到这么快便将其抛诸脑后,甚至开始站在大局的角度来为自己考虑,慢慢地有了侧妃的样子。想起自己也有口不择言,心中甚觉亏欠,于是两人把盏言欢,共释前嫌。

  一壶茶很快喝完,可靖瑶刚离开没一会,李俶就觉得天旋地转,胸中闷胀,幸亏严明在旁一把扶住,等扶到床上时,已经呕血数升。

  太医换了好几拨,但都对楚王吐血昏迷一事束手无策,只说是旧疾复发,却拿不出什么解决方案来。平日里端庄沉稳的沈珍珠都耐不住性子,着急的和太医商讨解决办法。只有靖瑶不动声色地静立在一边,将屋内巨细尽收眼底,颇有意味的眼神里透着些许讥讽和骄傲,你们当然不知道怎么办。

  沈珍珠送走了太医,满心爱怜地看着昏迷不醒的爱人,却见他只紧闭着双眼,眉头皱了几下,又猛地咳出几大口鲜血,众人又是一阵惊慌。沈珍珠这才记起,精通医术的慕容林致就在附近城市,忙派风生衣前去搜寻,只求能有帮助。

  独孤靖瑶饶有兴致地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李俶,反而觉得有点开心,长久以来孤寂空洞的心里得到了一丝满足,心想这都是你逼我的。于是将手忙脚乱的众人撇在身后,悠然自得地信步而回。

  李俶重病不起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后宫。皇后大呼天助我也,欢呼雀跃之余不忘趁火打劫,让同为亲王的李係取代了李俶的兵权。肃宗也挂念着李俶的病情,指派姜御医前去探望,一番诊断后,知识渊博的姜御医甚觉怪异,这脉象像极了曾在一本偏门书上读到的云南蛊毒。沈珍珠听说是云南蛊毒,想起云南出身的靖瑶这几天行为反常,心里也有了点线索,便请御医对肃宗瞒下病情,自己则去探一下独孤靖瑶的口风。

  独孤靖瑶倒也磊落,大大方方地承认了下毒的事情,只是这蛊毒是独孤家独有,只有她能解,而且三日之内不服解药,将会变成手脚无力的废人。而想要得到解药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沈珍珠要离开李俶,今生今世不得再见。两人一番争吵也没得到什么结果,沈珍珠只得含泪夺门而去。

  很快,风生衣回报,没有找到慕容林致,最大的希望也已落空,难道真要自己和所爱之人永隔一方?沈珍珠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

亚洲城登录
上一篇:陶瓷养生壶     下一篇:Pukka Home 超美陶瓷茶壶茶杯6组套装 共22件 3色可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