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万物皆有裂痕 光明借此而来

作者:亚洲城登录    更新时间:2020-07-29 20:10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器物如人,亦有生命。不经意间损坏了器物,仿佛美好骤然离去,随之碎裂的,还有我们的心境,从前有多美好,破碎后就有多伤痛。然而,有一种带着温暖的神奇技艺,它有着让美好重现的力量,它的名字叫——金缮。

  金缮,源于中国古代描金漆艺,在日本属于国粹级工艺,是以大漆作为黏合剂,将损坏的器物碎片进行黏合、再以金粉或金箔修之缮之,让破旧的物品得以重生。金缮的适用范围很广,可作用于瓷器、紫砂器、玉器、竹器、木器、象牙等物件。若修缮得当,不但可以还原本已破碎的物件,还能增加一份艺术美。

  六年前学了茶道,我把家中百多个平方米的阁楼重新倒腾了一番,置了一间名为“闲云居”的茶室,练字、读书、写作、蓝染、竹刻、喝茶、会友……喝茶,免不了磕磕碰碰地碎个杯子、摔个盖碗之类的,惋惜摇头之余,只能把碎片弃于垃圾篓内。

  一日和茶友闲聊,惋惜自己前几日不小心摔了一只玲珑茶杯,心痛不已。茶友告知,有金缮技艺可以修补破损的杯壶,教授茶课的老师已去西安习得金缮手艺归来,并开始教授学员。茶人惜物,细思量,金缮的回暖或许应该归功于茶文化的普及吧。

  去年暑期,金缮学习班刚好有个空位。我没有半点犹豫,马上报名。三个整天的学习,回家就琢磨上了:家里暂时没有破损的杯碟怎么办?于是在朋友圈发了学金缮的图,并征集需要修补的物件供我练手。于是乎,坏的缸、壶盖、杯子,甚至碎裂的玉器,纷纷汇集到了我家。我亦不负众望,在一遍又一遍地打磨中,总算成功地修缮好了第一件作品,在成全别人的同时,也成全了自己。

  漆艺和其他手艺不同。它所用的原料为天然大漆,又叫生漆、土漆、国漆,是一种天然树脂涂料,无毒无害,大漆修复过的茶器可以直接拿来喝茶。但修复时,液体大漆极易引起皮肤过敏,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被大漆“咬了”,而要做漆就没有不被“咬”的,我亦如是。有一天手腕处冒出一道红点,我一开始不以为然,但是,红点渐渐弥漫,整个手臂、身上、腿部,甚至脖子、脸上也都起了水疱、疹子,所幸,先生的爷爷在世时是老中医,我用了家传的中药又吃又涂,在此起彼伏地持续了二十多天后才逐渐消退。当然,这一切都不敢跟先生言及,只说是身体抵抗力弱才过敏的。据说,过敏过着过着就会产生抗体,这更坚定了我不放弃的信念。在我看来,坚持,亦是一种修行。

  为了便于金缮,家里阁楼清出了一张长条桌,放着邻居的手镯、朋友的青花大缸、先生同学的紫砂壶、书法老师的紫砂壶盖、篆刻老师的印章、同好的砚台、微信圈友的陶瓷茶杯……虽都破裂,但它们都曾被一双手轻轻摩挲。

  同事那个陶瓷壶,据说是幼年时爷爷买给她的,那精致的斗彩花纹深得她的喜爱,可惜在她十岁那年不小心把壶盖摔坏了,一直没舍得扔,藏了整整三十多年。她看到我在朋友圈“征集”破碎之物,激动不已,说没想到还能修补。拿着这把壶细端详:经历了岁月的沉淀,它散发着柔和光泽,触手温润如玉,确是一把好壶。

  甘肃的朋友寄来一只碎成七片的小茶盏,亦是爷爷留给他的,被他儿子摔坏了,一直没舍得扔,说留着还有一个念想。虽是一堆碎片,可是仍能感觉到古朴之气,不禁感叹,有年代的东西就是不一样。

  小心轻放,用高筋粉和大漆调和好漆糊,涂于碎片,小心地拼接在一起,然后,用手术刀划过拼接处,若顺滑无阻力,便是纹丝合缝,在适宜的温度和湿度中静置半月后,除去多余漆糊,用砥粉和大漆调制漆灰,补缺。再静置几日,用砂纸和磨石磨去多余漆灰,再调再补,那些缺损的部分尤其需要耐心,一天天地等它们由细目的灰粉一层一层长出来,长满缺失,再打磨平,一遍又一遍,直至细微裂缝处完全补平。继续上大漆,干透,再上黑漆,干后打磨,如有发亮处,说明还不平整,还要继续上漆补平。待干透后上红漆,红漆将干未干时上纯金粉,再过一周上罩金漆……

  这样的修复,是一个慢的过程,每一个步骤都要耐心等待。一个个夜晚,我心无旁骛地和这些器物相守在一起;一天天过去,就这样慢慢地看着这些破碎的器物从我指尖的时光里长出新的生命,内心是愉悦的。沿着碎裂的痕迹,重生后的金之华彩,让人感动,隐在器物后动辄数十日的默默劳作,总不辜负。金缮不仅仅是在物理意义上重新修复了一件瓷器,在美学意义上也重新诠释了一种“无常之美”,重拾破碎而不失尊严,抚平伤痛却有新的欣喜。

  天性使然,所有美好的事物都让我有一种愿望去接近、去触摸、去了解。这些年间,从茶道、插花、油画、书法,到竹刻、植物染、全形拓、金缮……在我看来,兴趣爱好的不断扩展,或说是从这一个爱好延伸到另一个爱好的过程,就像一棵树,自然而然地生发。每走一步,其实并不知道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但每一步又都是下一步的必经之路。正如我在朋友圈所写的:“上黑漆,线条很重要,原来学了几年的书法冥冥中是为金缮打基础的。”

  “以手编织着时光,温柔磨亮了沧桑……”《我在故宫修文物》主题曲悠悠传来,时光缓慢,静心安守一件事,投入时间与心力,那些与破碎重逢的美丽告诉我,生活中的诸般不美好,皆可以温柔相待。

亚洲城登录
上一篇:壶盖陶瓷茶壶盖子通用配件圆形茶杯水咖啡冷水     下一篇:一把茶壶上有多少秘密?从壶钮、壶盖、壶把嘴